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肉牛养殖 > 文章

脾胃气虚型痿症的常用药物

日期:2019-06-10

脾胃气虚型痿症的常用药物

-->-->-->-->脾胃气虚型痿症的常用药物脾胃气虚型痿症的常用药物人参能补益肺脾之气。 肺主一身之气,脾为生化之源,肺脾之气充沛,则一身之气皆旺。

对脾胃气虚所致之痿病可配炙黄芪、生地、甘草、五味子、白术、山药、大枣等同用。 1、人参甘微苦平,入肺脾经,为大补元气之佳品。 能补益肺脾之气。

肺主一身之气,脾为生化之源,肺脾之气充沛,则一身之气皆旺。

对脾胃气虚所致之痿病可配炙、生地、、、、、等同用,因气能生血,补气亦补血,故血虚痿亦可用之。

常与、熟地、芍药、、、、炙黄芪、等伍用;心脾两虚痿者,则常同、、、母、、等合用。

对于其他类型痿病,在实邪已去的情况下,辨证用药时适当配用少量人参可起鼓舞正气、补养气血、助利的作用,有利于痿病的康复。

《纲目》:“治男妇一切虚证。

”李杲:“人参,能补肺中之气,肺气旺则四脏之气皆旺,肺主诸气故也。

仲景以人参为补血者,盖血不自生,须得生阳气之药乃生,阳生则阴长,血乃旺矣。

若单补血,血无由以生,无阳故也。 ”实证、热证者忌服。

人参所含的蛋白质合成促进因子能促进蛋白质RNA、DNA的生物合成。

对骨髓DNA及骨髓细胞的分裂也有促进作用。 2、黄芪黄芪性味甘温,归脾、肺经。

具温运升发脾阳之性,有益气扶阳之功。

如属脾胃虚弱,不能输布精微于四肢造成四肢不举者,则常配人参、白术、、、、山药、甘草、大枣等同用;若脾胃气虚兼有血瘀征象,则多配以归尾、、、、川芎、、、、鸡血藤等活血通络之品,主要取其补气活血之功,以通涩滞之脉,起痿废之体,如著名的补阳还五汤即以此为旨,验之于临床,每收佳效。 补气升阳多炙用,其他方面常生用。

《本草备要》:“炙用补中益气,温三焦,壮脾胃。 ”实证及阴虚阳盛者忌服。 现代研究表明,黄芪有强壮作用,本品有增强免疫功能的作用,能促进抗体合成,且能对抗泼尼松龙等免疫抑制剂的影响,对干扰素系统有促进作用;能加强网状内皮系统吞噬功能等,提高淋巴细胞转化率。

此外,黄芪可使细胞的生理代谢功能增强。

3、党参性味甘平,入脾、肺经。

功主补中益气,生津,在临床上为治疗虚痿的常用药。 因为党参为补益中气之要药,故对于脾胃气弱之肢体痿躄常配伍黄芪、人参、柴胡、升麻等益气升阳之品,更佐以、等强壮筋骨之味常有较好收效。

因气能生血,气助血行,故治疗血虚痿又为必用之药,常与黄芪一起,加入当归、熟地、远志、川芎、枣仁、牛膝、鸡血藤等养血柔筋、活血通络之品中应用,可促进血虚痿的康复;此外,困能益气健脾,故治疗脾胃气虚,水湿不化而肢体痿弱时,常在、白术、、、、山药、扁豆、等芳香燥湿、健脾补中之品中加入党参,以促使脾气健长,脾运复常,从而促进痿蹙的康复。 《本草正义》云:“党参力能补脾养胃,润肺生津,健运中气,本与人参不甚相远。

其尤可贵者,则健脾运而不燥,滋胃阴而不湿,润肺而不犯寒凉,养血而不偏滋腻,鼓舞清阳,振动中气,则无刚燥之弊。

……”有实邪者忌服。 4、白术白术甘苦而温,专人脾胃。 功能健脾燥湿,益气生血,和中安胎,是常用的补气健脾药,因其兼具健脾益气、燥湿、补血多重功用,故可用于脾胃气虚、脾虚湿困(包括脾肾)及血虚等多型痿蹙的治疗中,对于脾胃气虚痿躄证,常佐使党参、黄芪、炙甘草、升麻、柴胡、山药、大枣、粳米等补中益气之品任用;对于脾虚湿困,且有脾阳甚衰、则脾肾阳气俱损之象者,常随于姜、肉桂、苍术、茯苓、砂仁、苡米、陈皮、、、人参、甘草等温阳化湿、健脾益气之品同用,共促脾运复健;另外,对于血虚痿蹙,白术既有补气生血作用,同时与熟地、当归、阿胶、首乌等补血药同用,又有健脾,防其过于滋腻碍胃的作用,实为不可缺少之品。 《本草求真》:“白术缘何专补脾气?盖以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白术味苦而甘,既能燥湿实脾,复能缓脾生津。

且其性最温,服则能以健食消谷,为脾脏补气第一要药也。

”阴虚燥渴,气滞胀闷者忌服,脾虚无湿者慎用。 5、山药山药性味甘平,药性平和,能人肺、脾、肾三经,补而不滞,为一味平补肺、脾、肾三脏之品,唯作用缓弱,常用于脾胃气虚及脾虚湿困型痿病的辅佐治疗,前者多与人参、、五味子、甘草等伍用;后者则每与茯苓、白术、、砂仁、、陈皮、半夏、、谷等同用。 另外,脾为后天之本,阳明为万物生化之源,任何证型痿蹙的康复,都离不开脾胃的健运以化生水谷精气,供养四肢百骸,所以山药亦可广泛佐用于实邪已去,内损未复的各型痿蹙的康复治疗。

为防止其滋腻碍胃,常炒用并配用一些陈皮。 《药品化义》:“山药,温补而不骤,微香而不燥,……因其味甘气香,用之助脾,治脾虚腹泻,怠惰嗜卧,四肢困倦。 又取其甘则补阳,以能补中益气,温养肌肉,为肺脾二脏要药。 ”有实邪及腹胀,中焦满闷者,不宜用。 6、黄精性味甘平,入脾、肺、肾三经。 既能健脾益气、润肺生津,又能补肾强筋,所以广泛应用于脾肺肾三脏诸虚之证,尤其适用于上述三脏不足变生之痿病。 如属脾胃虚弱型痿病,可配党参、山药;肾精亏损型痿病常取以配、、、、、等;如属肺胃气阴虚,则每与麦冬、、、、砂仁、人参、甘草、陈皮等同用。 《闽东本草》载用黄精30克,冬蜜30克,开水炖服,治小儿下肢痿软。

笔者在临床上常用制黄精配子、菟丝子、金、、续断、五加皮、等补肾强筋之品治疗脾肾两虚型痿病,往往取到加快患者肌力恢复的良效。 《本经逢原》:“黄精,宽中益气,使五脏调和,肌肉充盛,骨髓强坚,皆是补阴之功。

”中寒泄泻,痰湿痞满气滞者忌服。

7、甘草甘草甘平之品,入脾、胃、心、肺四经。 作用广泛,炙用补中益气力佳,生用则清热解毒效宏,又能祛痰止咳,缓急止痛,且能缓和药性,所以临床上应用非常广泛。

除痿病有湿阻气滞情况外,甘草可与他药辨证配伍广泛用于各型痿病的治疗。 《本草正》:“甘草,味至甘,得中和之性,有调补之功,故毒药得之解其毒,刚药得之和其性,表药得之助其外,下药得之缓其速。

助参、芪成气虚之功,人所知也,助熟地疗阴虚之危,谁其晓焉。 祛邪热,坚筋骨,健脾胃,长肌肉。

随气药入气,随血药入血,无往不可,故称国老。 唯中满者勿加,恐其作胀;速下者勿入,恐其缓功,不可不知也。 ”实证中满腹胀者忌服。

甘草毒性甚低,但如长期服用,能引起水肿和血压升高。

甘草次酸可抑制豚鼠甲状腺功能,有降低基础代谢的趋势。

8、红枣性味甘温,入脾、胃经。

既能补气,又能养血,既能调理脾胃,又能缓和他药峻烈之性。

所以临床上广泛应用于诸虚劳损证的治疗中。 笔者常用大枣配,甘草辨证配药应用于痿病有脾虚证象者,以达到调营卫、和脾胃、强肌力的作用。 《长沙药解》:“大枣,补太阴之精,化阳明之气,……,疗脾胃衰损,调虚芤。

其味浓而质厚,则长于补血,而短于补气。

人参之补土、补气以生血也;大枣之补土、补血以化气也,是以偏补脾精而养肝血。

凡内伤肝脾之病,土虚木燥,风动血耗者,非此不可。

”凡有湿痰,积滞、齿病、虫病者,均不相宜。 专家免费咨询热线:010-57476997(咨询时间:上午8:30-下午5:00)本页关键字:。

农业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农业养殖www.5260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