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肉牛养殖 > 文章

和直男的日常 (整理)

日期:2019-06-10

和直男的日常  (整理)

  话说那回直男叫我给他写文章,追求加赞美29号,我写完了,也没见直男滚回来,我以为他忘记,一生气就稿子全部撕毁。   原来他摔了一身泥直接去洗澡。 战士们同他瞎闹,暗地里把他衣裤全扔房顶上。   他不知怎还留有手机,玩命CALL我江湖救急。

  我很好心地拿把剪刀把内裤前面布片剪了,屁颠屁颠地给他送去。   “小婊砸,剪成你觉得好玩是吧,好歹给我留一点呀!!!”  他在里面各种粗话狂飙,我和他对骂,比的是谁下流谁就上流。

  “有种你粗来打我呀,是不是JB太细愧对天地神明啊。

”  我怂恿他出来。   他  真的  出来了!!!  我惊讶地瞪大双眼,他把内裤后边没剪的反穿在前,屁股拿手捂着。

  战士们拿着手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他快速地把我拉到他身后紧贴着:  “别照——等下我一个一个弄死你们!”  “你俩奸夫淫妇的造型,算老汉推车还是日照香炉啊?!!!”  “我操,我们这是抗日。

”他还有脸回话。   可不是,我们这样紧贴的造型实在是种诡异的抗日。

  熟识的小兵走开时单指捅了我胸口一下:  “他奸夫。

”  我乐了。

  “你淫妇。

”  我怒了。

  我义愤填膺,恼怒别人这样对待我们实在是太过分,忘了我也是参与的帮凶。   末了,我们就这样横着似螃蟹小跑进宿舍。

  我从口袋掏出一条早准备好我自己新的给他,他本来要发作的脸瞬间舒展:  “我说嘛你没那么坏,还是我们2B疼我,知道我那条内裤旧了,给我一条新的。

”  他那条内裤,说是抹布也有人信。   笑嘻嘻间,他很自然地脱下内内。

  瞬间,我脑袋充血,一条粗粗的新鲜的肉棒毫无征兆抖落在我眼前,红色的GT那么骄傲地自由地暴露着,,黑黑浓密Yinmao包围下,BAOPI一丝丝青筋缠绕,G界都在传说帅的人那东西直,果然很直......我这么傻乎乎地直白地看着他,突然间理智回脑血液顺流,于是快速地转身,装做有短信进来,我的身体却诚实的出卖了我,我下边不自觉地硬顶起帐篷,我掩饰地弯腰坐下。   在外面死活不让看的直男。

却心无城府的当我的面继续换衣服。   我决定转移注意力大声地朗读他写给29号的情书:  “兆丽吾爱,见字如面,自那日相识,内心时复扁舟循向邗沟......”  “特么的,你别念行吗?我承认是尺牍抄袭的,你这样淫荡地念,信不信我把早上具体吃了什么吐给你看。

”  直男换好衣服凑了过来。

  “这样写不行是吧,那你给改改呗,天下文章一大抄。

”  “抄你也得抄像点吧,你这开头就不对,写信才如此这般,你写的是文章,称呼更不对,什么吾爱,人家又不是你老婆。

啥内心扁舟循向邗沟,你以为邗沟是什么好地方?邗沟里翻过船的,比阴沟那地界高级不到哪去,啧啧,还写什么窈窕淑女左右采之——你疯了吗,逛窑子呀,左拥右抱,小心29号口水啐死你......”  他呆呆地看着我,由衷地叹了口气:  “什么都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看来我要和你拈土为香八拜结交。

”  滚......  他不滚,拿起我的手搓啊搓啊,仿佛要抠点土下来马上八拜结交。 我哑然地抬头看着他,俊朗的面容扑面而来,我的心跳突然十倍地加速。

他越靠越近,嘴唇马上要粘连到一块,我们俩同时噗哧地笑场。

  他玩笑式的,我心怀鬼胎式的,各取所需罢了。

  这一闹,他彻底忘记要我给他写的软文。   直男身上散发男性纯正荷尔蒙,倒三角的体格常常让我看得恍惚入迷。   是的,大部分gay的内心深处都有点C。   只不过有的自我接纳;  有的自我掩藏;  有的破罐破摔;  我属于破罐不摔掩藏水平高端卧底者,也有可能源自我是后天被掰弯的原因。

  有点C看不上C的;  C的又看不上很C的;  很C的只有自己看不起自己了。

  因此上,谁也不想找C的,虽然大家内心都有点C,也由此,直男们身上散发着天然雄性荷尔蒙的魅力迷得G男们一波一波飞蛾扑火。   这是一桩多么悲壮的事业!  我是里边的从业者——  SB是业主,我们这些业主小区看门的临时工,一心喜欢着主子,又惴惴不安地随时怕被发现,被解雇。

过着这样连失业保证金都没得领的日子,真是过够了。   打住——  “我去洗头。

”我扔下直男,我需要清醒。

  “你不是刚洗吗?”直男大声扯呼。   “要你管!!!”  。 。 。

。

。

。

农业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13-2019 农业养殖www.526051.com All Rights Reserved.